铸造行业,《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政出炉,2019新老造车企业孰生孰亡?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145

12月18日,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日,举国上下都在庆祝改革开放40年来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汽车产业亦是如此。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中国汽车产业快速突进,中国汽车品牌百花齐放,中国汽车产业迈入新的发展阶段。

关键的时间节点,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公告:《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下文简称规定)已经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办公会议审议通过,现予以发布,自2019年1月10日起施行。

铸造行业,《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政出炉,2019新老造车企业孰生孰亡?

铸造行业,《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政出炉,2019新老造车企业孰生孰亡?

经国务院同意,《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6年本)》中新建中外合资轿车生产企业项目、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含现有汽车企业跨类生产纯电动乘用车)项目及其余由省级政府核准的汽车投资项目均不再实行核准管理,调整为备案管理。

《规定》新政的出台,明显是对目前中国汽车产业发展面临的难题进行指点,例如对于“鱼龙混杂”的造车新势力企业,《规定》破解了造车新势力资质获取难题,将采取系列措施通过后期的“市场法则”优胜劣汰造车新势力。对于传统造车企业来说,《规定》提倡企业强强联合,做大的同时做优,增强产业竞争力。

破解生产资质难题

新势力造车门槛“明降暗升”

通过对《规定》新政的解读可以发现,造车新势力们最想拿到的“双认证”资质不再是“拦路虎”。此前由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审批的汽车项目,目前基本下放地方政府审批,相应的变化在于准入门槛进一步降低,只要你想造车、有实力造车都可以进入“造车圈”。

铸造行业,《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政出炉,2019新老造车企业孰生孰亡?

当然,准入门槛的降低并不是说放之任之,而是通过市场化竞争手段甄选出优质的造车新势力企业,为汽车产业发展注入新鲜血液。也就是说,以前国家对于造车新势力是严苛卡位造车新势力的准入资质,如技术储备、人员储备、资金储备等。如今换了另外一种方式,准入门槛降低,加强市场监管,强化市场对于造车新势力企业的选择。

例如,《规定》明确指出:设计研发企业、境外企业等其他市场主体为主要法人股东的,研发且拥有知识产权的纯电动汽车产品,上两个年度累计境内外市场销售并登记注册的数量大于 3 万辆纯电动乘用车或 3000 辆纯电动商用车,或上两个年度纯电动汽车产品累计销售额大于30亿元。

铸造行业,《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政出炉,2019新老造车企业孰生孰亡?

铸造行业,《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政出炉,2019新老造车企业孰生孰亡?

铸造行业,《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政出炉,2019新老造车企业孰生孰亡?

很明显这就为造车新势力设置了两年时间3万辆销量或30亿元销售额的门槛,对于初入“造车圈”的造车新势力来说,显然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一个要求。从目前造车新势力概况来看,最早进入交付阶段的蔚来汽车,目前仅交付1万辆左右;威马暂定交付时限,也延后至2019年年初;小鹏在月中时开始交付,总的来看造车新势力交付进度较慢,而且产品销售额并不高。

同时,《规定》也对造车新势力投资资本作出了一定要求,其中明确要求:股东在项目建成且年产量达到建设规模前,不撤出股本;换句话讲,资本进入汽车产业后短时间内不得撤出,必须支撑新造车企业达到规模,资本方可发生变更。例如此前华夏幸福与合众新能源之间的股权变更,就不符合《规定》的资本变更要求。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规定》提高了造车新势力门槛,从投资资本源头清除目前“伪造车”资本,避免打着“造车”幌子干着“圈地”实事的资本搅乱汽车产业投资环境,其也说明了《规定》对汽车产业投资环境的重视,对“真造车”资本的重视。

提倡强强联合

促进传统汽车企业由大变强

除了对造车新势力进入市场提出更高要求外,《规定》对传统汽车企业也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众所周知,目前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版图中,除了合资车、进口车占据部分市场份额外,中国品牌汽车占据的市场份额正不断攀升,发展势头比较强劲。

铸造行业,《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政出炉,2019新老造车企业孰生孰亡?

凯翼汽车,上海通用汽车报价,永源飞碟汽车,北京市小汽车摇号查询,汽车试驾视频,深圳新能源政策,2015中国国际新能源汽车暨电动车展览会,汽车维修专业,新能源二手汽车,沃尔沃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