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鼓也要重擂:新时代我国装备制造业创新之道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158

  作为装备大国的中国制造,许多高端装备长期依赖进口、新兴装备严重不足,而核心技术和关键部件缺失又使得产业链高度脆弱,如何做强装备制造业,亟需重新思考,做好大格局的文章。

  满眼皆山头

  从目前行业发展看,我国重大技术装备行业存在厂多分散、优势资源集中度低、产能过剩、企业同质、有效的研发体系缺失等问题。

  以输变电装备制造行业为例,当前我国高压开关企业总数超过1000余家。仅在中央企业范围内,除西电集团将输变电装备制造作为主业外,还有国家电网旗下的南瑞集团、平高集团、许继集团、山东电力,兵器装备集团旗下的保变电气(600550,股吧),华电集团集体下属的国电南自(600268,股吧)等也从事输变电装备制造。

  行业过于分散,直接导致我国相当一部分装备制造行业龙头企业的收入规模还比不上国际产业巨头的利润规模。2016年,即使处于历史低谷,美国GE公司营业收入高达1200亿美元,利润接近100亿美元;德国西门子公司营业收入达到876亿美元,利润超过83亿美元;瑞士ABB营业收入超过330亿美元,利润接近19亿美元。即使作为国内龙头企业的上海电气(601727,股吧),在3月公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其营业收入79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6亿元。与国外企业依然有不小的差距。

  产业集中度太低,企业规模小,必然导致研发、市场等资源分散,严重影响产业创新发展、转型升级,制约我国迈向世界产业体系的中高端水平。

  众所周知,航空发动机等关键重大技术装备,其投入动辄数百亿元,且回报周期很长。但以我国装备制造业企业的营收规模,即便是排名行业前列的龙头企业,也显然是无力承担。与此同时,由于缺少必要的整合,研发领域的“低水平重复建设”却异常突出,严重制约我国制造业整体创新效能提升。

  在当前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已经渐行渐近的背景下,我国重大技术装备产业要想与世界制造强国一争高下,抢占中高端市场,必须加快推动行业专业化整合,由突出精干主业、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优势企业牵头,使分散在不同企业的制造企业、设计院和工程贸易企业等创新资源向骨干制造企业聚集,充分发挥集聚效应和规模效应,重塑产业生态,在每个领域培育两到三家在技术或商业模式上有明显差异,能与跨国企业在产业规模和产业结构上能对等竞争的“产业航母”。

  2015年南车和北车合并后,产生了巨大的集聚效应。2017年销售收入1400亿元,远远超过传统轨道列强的西门子、阿尔斯通、日立、川崎等企业,大大提高了国内资源的整合力度,也有利于行业的协同发展。

  龙头引领生态

  重大技术装备的研制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科技含量极高,单纯依靠某一家企业的力量难以快速取得重大突破。纵观欧美等制造强国的发展历程,依托主业突出、创新能力强、带动能力强的龙头企业引领产业发展,形成龙头引领、链条延伸、集群共进的产业生态,始终是推动装备制造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力量。

  美国波音公司作为全球最大的民用飞机和军用飞机制造商,数以万计的零部件来自于世界各地,在全球范围内培育了一批相融共生、合作共赢的供应商。在以波音为中心的产业体系中,波音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不断进行技术创新,供应商为了巩固合作关系,亦步亦趋的紧跟波音的创新步伐,实现了行业自发而又有序的发展。如波音在研发新型飞机的过程中,需求一旦明确,发动机、航电系统、机载电力系统、控制系统、环境系统和材料等配套厂商就会快速根据需求研发相应的零部件,通过跨组织协作研发,驱动集成创新,进一步提升了波音的市场竞争力,也奠定美国在航空产业长期以来的引领地位。

  与当前IT产业中的全球产业链相似,GE、Siemens、ABB等龙头企业作为所在国家产业竞争力的代表,为了保持核心竞争力的同时不断降低成本,与波音一样,往往也主动放弃大部分子系统的研发、设计、生产和制造,而由下游制造商承担。通常这些下游制造商都具有强大的研发能力,它们再将所承担的子系统分解后,进一步将分散给下一级制造商,同样及时最末端的子部件供应商,都有很强的研发能力。

  通过这种协同创新,龙头企业的角色不再是生产和集中控制,而转变为负责准确把握市场需求和系统设计,除某一两项核心子系统自主完成外,其余子系统都产业链协作创新完成,充分带动了整个产业链的创新发展。在密切协作、相融共生的过程中,龙头企业充分发挥引领作用,辐射带动产业创新发展的同时,不断扩大竞争优势,实现全方位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