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汽车高管降薪50%还是亏8亿 现又涉嫌排放造假_发动机型号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133

(原标题:这家车企高管降薪50%,第二年还是亏近8亿,如今又涉嫌排放造假)

5月5日,一则来自北京生态环境局的公告,将正处于业绩断崖式下滑、净利润首现负数的江淮汽车(600418,SH)再次推向舆论的顶端。

根据北京市生态环境局的公告显示,拟对江淮汽车涉嫌机动车生产企业对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的行为进行重大处罚举行听证。

对此,江淮汽车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市生态环境局指出的涉嫌冒充排放检验的合格产品问题主要集中在江淮商用车的货车上,具体处罚与否,还需等听证会结果最后公布。

屋漏偏逢连夜雨!江淮汽车不仅因排放问题被相关主管部门“盯上”,在日前公告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和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均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呈现下滑。其中,2018年江淮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亏损7.86亿元,成为江淮汽车登陆资本市场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江淮汽车在公告中解释称,净利润下滑主要受宏观经济下行、汽车行业增长多年来首次转负等原因影响。

从最早的传统商用车,到向乘用车转型,再到发展新能源汽车,江淮汽车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方向。但现实总是残酷的,江淮汽车的转型之路并不平坦。

货车嫌疑最大

事实上,关于拟对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涉嫌机动车生产企业对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的行为进行重大处罚一案的听证公告于3月29日就在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官网进行了公示,原定听证举行日期为4月15日。

此次是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发布的一则延期公告。根据此次公告内容,因当事人江淮汽车主动申请,把原定于4月15日举办的听证会,延期至5月16日。

江淮汽车高管降薪50%还是亏8亿 现又涉嫌排放造假_发动机型号

图片来源:北京市生态环境局

据了解,目前,江淮汽车相关部门还在配合主管部门对“排放造假”事件进行调查。上述江淮汽车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此次被“点名”的原因,主要集中在江淮汽车销售的货车上,对乘用车销售没有关系。“至于是否会对江淮汽车当前发展造成影响,还需等待听证结果。”

当然,这并不是江淮汽车第一次被质疑存在“排放造假”问题。2014年,在部分地区率先实施国四排放标准之时,江淮旗下重卡就被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称其通过修改车辆合格证上发动机的型号和编码,以国三冒充国四。

尽管江淮汽车方面对该事进行了澄清,称央视曝光的“排放造假”行为系经销商所为,将严格管理销售渠道。但《焦点访谈》调查认为,这种排放造假没有厂商的配合是做不成的。

不过,对于此次听证会的结果,江淮方面却表现得很坦然。据了解,届时,江淮汽车将安排相关技术人员参加听证会,并对公告中指出的涉嫌造假相关问题进行逐一说明。

“据我了解,公司不存在排放造假问题。”上述江淮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不过是否会被罚或被罚多少,一切需等听证会结束才知晓。

高管降薪难止跌

2018年江淮汽车全年业绩首次出现亏损。

江淮汽车2018年年报显示,在2018年度报告期内,江淮实现营业收入约500.92亿元,同比增长1.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亏损7.86亿元,同比下降282.02%。

江淮汽车高管降薪50%还是亏8亿 现又涉嫌排放造假_发动机型号

图片来源:Wind

净利润下滑,与销量下滑密不可分。2018年江淮汽车销售各类整车及底盘约46.24万辆,同比下降9.48%。

江淮汽车2017年业绩下滑时,曾效仿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和总裁王凤英的自罚方式,在公司内部实行降薪。江淮汽车曾在2017年年报中描述称,“由于公司业绩下滑,公司经营团队进行了降薪,其中董事、高管团队平均降幅50%,以强化经营团队的责任担当。”

但降薪并没有使江淮汽车的业绩止跌回升。江淮汽车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1-3月,江淮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0.65亿元,同比下降69.13%。

对于亏损的原因,江淮汽车曾在《2019年第一季度中》中解释称,主要是由于非经常性损益政府补助减少所致。今年一季度,江淮汽车政府补助较上年同期减少约3.2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江淮汽车今年一季度业绩预计较上年同期增加1.22亿元左右,同比增加约79%。

由此可见,新能源汽车补贴对江淮汽车全年业绩表现影响颇大。江淮汽车2014年~2018年财报显示,其近五年净利润分别约为5.29亿、8.58亿、11.62亿、4.32亿及-7.86亿元。在这五年中,江淮汽车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约为2.62亿元、3.48亿元、4.11亿元和6.02亿元、12.78亿元。

“江淮汽车的兴旺与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紧密相关。随着新能源补贴逐渐退出,江淮也将面临巨大挑战。”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对记者说。

转型不顺拖累业绩

江淮困境与其转型战略不无关系。